Menu
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,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。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,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,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,值得您的信赖!

当前位置主页 > 手表维修 >

钟外维修师顾于东 分秒方寸间的22年

日期:2019-11-13 19:59 来源: 手表维修

  顾于东给一块名表做保养,里面有近50颗细小的螺丝,每一步都必须细致小心。

钟外维修师顾于东 分秒方寸间的22年

  时间是每个人最公平的财富,但对于每一个人,在每一天都同样拥有的86400秒钟里,却创造着不一样的人生。

  对39岁的顾于东来说,这分分秒秒的时间就是他过去22年人生的重点。每一天,他用自己的86400秒去调校着别人的86400秒,“作为一个钟表维修师,我的人生就是在这分秒之间,为每一台钟表修正它的‘表生’。”

  上午9点半,渝中区半岛国际商务大厦25楼美达名表珠宝维修中心的换衣间里,维修技术总监顾于东打开了置物格,里面是白色的工作服和工作帽。

  用玻璃围成的狭长的钟表维修间安装了密码锁,进门第二个工作台,就属于顾于东。

  顾于东走到工作台前,轻轻地拉开抽屉,拿出白色指套套上,“这是每天必须要做的事,避免手上的油脂或者脏东西污染了钟表的零件。”戴上高倍目镜,穿着白色长褂,戴着白帽、指套的顾于东看起来有些像一个“大夫”,“我们就是钟表的医生,时间是钟表的生命,我们就是在‘救命’。”

  顾于东再一次打开了工作台下的抽屉,拿出一个透明的密封袋,袋子里是一只价值8万元左右的劳力士手表,表带与表盘已经分离。在刚刚开完的每天固定的例会上,顾于东明确了自己当天的工作——对劳力士手表美容翻新。这是他今天的第一个工作,对这块表进行检查、拆解,以进行下一步的清洗与翻新。

  打开手表之后,顾于东对照着钟表维修单上的几十项表格,开始细细检查表的外观,表的磨损程度、装饰物构成、是否有脱落等都一一对照检查。他将手表放在工作台左上角的蓝色去磁器上,为手表消磁,“这可以保证在随后的清洗中手表零件不具有磁性,不会吸附上磨损的金属粉末或异物。”

  消磁器旁放着螺丝刀盒,不同型号的螺丝刀有十多个,他对比着机芯上和削尖了的铅笔尖差不多细小的螺丝,挑选合适型号的螺丝刀开始拆卸表盘上的螺丝。此前,他已经将四个金属材质的丝网状小盒子一一排开放在工作台上,“这个手表有160多个零件,必须按照不同的材质分开装。”顾于东娴熟地取出了手表机芯上的自动陀,机芯放到了白色仪器上,仪器的显示屏上显现出一系列的数字和英文字母。顾于东根据校表仪显示屏上的这些数字,在维修单上记录下这只表的走时、偏振等保养前的初始数据后,开始一个个地拆解表盘上的零件。小小的表盘包括源动区域、攒动区域、擒纵区域等6个区块共160多个零件。仅大大小小的齿轮,就有20多个。

  拆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足足进行了一个小时才告一段落。不同材质的零件被放在了四个叫作油篓的丝网状的金属盒子里,最后被放进了密封的手表清洗溶解液油缸中,“要浸泡8个小时,用超声波清洁,完全除去油垢后,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清洗。”

  等到把零件在汽油罐中放好,已临近中午12点。“我们钟表维修师的工作就是在方寸之间,慢慢地雕琢每一只手表,无论普通的还是奢华的,都需要用同等态度对待。”顾于东说,“我们手里的表,从到这儿再回到主人手上,一般都需要3天到一周。我大部分时间所面对的,就是手表上那一百多个零件,这也是我每天的生活。”

  午餐后,顾于东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地盘。抽屉里放着一只黑色皮带的手表,表盘上被分为三个区块,左上角的半圆是日历显示,右上角是一周7天的英文缩写;表盘下半部分,镶着一颗小钻石的陀飞轮正在一刻不停地转动。这只看起来做工精细的手表,没有指针和分针。“这是我帮一个手表爱好者做的,还没做完,在等朋友的签名,好刻在手表上。”这只手表从设计到制作,顾于东用了一年时间。

  从1995年成为一个修表师以来,顾于东已经帮别人定制了二十多只表,“除了逛机械市场,帮别人做表是我空闲时做的最多的事情。”1995年,家住梁平的顾于东成了自己舅舅的学生,在舅舅的修表店里学修表。

  尽管顾于东的修表手艺在当地口碑不错,但随着石英表的冲击,修表店开始日益没落。顾于东于是南下深圳,先是进了专门为外国名表代工机芯的企业,后来又转到了深圳一家名牌表的专业售后。他的工作也从最开始帮人解决每一只表的具体问题,到后来和团队一起进行技术攻关,并培养专业维修人员。在深圳工作的11年间,顾于东的技术和眼界都有了巨大的飞跃,他也用自己的手艺养大了孩子。2013年,顾于东决定回重庆,继续做一名钟表维修师,“离家近一点,心要定一点。”

  已经浸泡8个小时的另一只表的零件被取了出来。顾于东将装着零件的油篓挂在洗油机内,根据手表的情况设定具体的洗油时间,在第一次洗油以后,手表零件被拿到另一台型号不同的洗油机内,进行更加精细的清洗。清洗后,零件将再一次被送上消磁器,消磁后再进行下一步的检查和安装。

  这是手表零件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,手表维护保养最常有的步骤,“如果有零件的损坏,更加复杂。日常工作中,手表的美容翻新占40%。”除了消磁器、洗油机,狭长的维修车间内,各种功能的不同器械和调校专用工具有160多种,大多是靠科学数据或检测手段对手表进行检测,以顾卫东为首的8名维修师则根据数据和自身的多年工作经验进行维修。

  在不少人看来,修表这个行当已经没落,但顾于东和他的同事们认为,钟表维修的行情并不差,“钟表的保有量这两年是一个总体增加的趋势,只是大家对于钟表的理解和消费在转型。”

  现在,手表已经从一个简单的计时工具,转变为搭配服饰的装饰品,许多奢侈品表、世界名表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收藏品和社会地位的象征。钟表维修逐渐从过去的街头摊位、小店向更为专业、科学的维修服务中心转变,“我们这一类专业的机构也就应运而生。”“我这20多年也像这个行业一样,从过去的小学徒变成了一个可以制造维修工具仪器、帮私人定制的维修师,现在也成了‘老师傅’”,顾于东脸上神色淡然地一笑,“心要定一点”。

钟外维修师顾于东 分秒方寸间的22年

钟外维修师顾于东 分秒方寸间的22年

  顾于东给一块名表做保养,里面有近50颗细小的螺丝,每一步都必须细致小心。

钟外维修师顾于东 分秒方寸间的22年

  时间是每个人最公平的财富,但对于每一个人,在每一天都同样拥有的86400秒钟里,却创造着不一样的人生。

  对39岁的顾于东来说,这分分秒秒的时间就是他过去22年人生的重点。每一天,他用自己的86400秒去调校着别人的86400秒,“作为一个钟表维修师,我的人生就是在这分秒之间,为每一台钟表修正它的‘表生’。”

  上午9点半,渝中区半岛国际商务大厦25楼美达名表珠宝维修中心的换衣间里,维修技术总监顾于东打开了置物格,里面是白色的工作服和工作帽。

  用玻璃围成的狭长的钟表维修间安装了密码锁,进门第二个工作台,就属于顾于东。

  顾于东走到工作台前,轻轻地拉开抽屉,拿出白色指套套上,“这是每天必须要做的事,避免手上的油脂或者脏东西污染了钟表的零件。”戴上高倍目镜,穿着白色长褂,戴着白帽、指套的顾于东看起来有些像一个“大夫”,“我们就是钟表的医生,时间是钟表的生命,我们就是在‘救命’。”

  顾于东再一次打开了工作台下的抽屉,拿出一个透明的密封袋,袋子里是一只价值8万元左右的劳力士手表,表带与表盘已经分离。在刚刚开完的每天固定的例会上,顾于东明确了自己当天的工作——对劳力士手表美容翻新。这是他今天的第一个工作,对这块表进行检查、拆解,以进行下一步的清洗与翻新。

  打开手表之后,顾于东对照着钟表维修单上的几十项表格,开始细细检查表的外观,表的磨损程度、装饰物构成、是否有脱落等都一一对照检查。他将手表放在工作台左上角的蓝色去磁器上,为手表消磁,“这可以保证在随后的清洗中手表零件不具有磁性,不会吸附上磨损的金属粉末或异物。”

  消磁器旁放着螺丝刀盒,不同型号的螺丝刀有十多个,他对比着机芯上和削尖了的铅笔尖差不多细小的螺丝,挑选合适型号的螺丝刀开始拆卸表盘上的螺丝。此前,他已经将四个金属材质的丝网状小盒子一一排开放在工作台上,“这个手表有160多个零件,必须按照不同的材质分开装。”顾于东娴熟地取出了手表机芯上的自动陀,机芯放到了白色仪器上,仪器的显示屏上显现出一系列的数字和英文字母。顾于东根据校表仪显示屏上的这些数字,在维修单上记录下这只表的走时、偏振等保养前的初始数据后,开始一个个地拆解表盘上的零件。小小的表盘包括源动区域、攒动区域、擒纵区域等6个区块共160多个零件。仅大大小小的齿轮,就有20多个。

  拆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足足进行了一个小时才告一段落。不同材质的零件被放在了四个叫作油篓的丝网状的金属盒子里,最后被放进了密封的手表清洗溶解液油缸中,“要浸泡8个小时,用超声波清洁,完全除去油垢后,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清洗。”

  等到把零件在汽油罐中放好,已临近中午12点。“我们钟表维修师的工作就是在方寸之间,慢慢地雕琢每一只手表,无论普通的还是奢华的,都需要用同等态度对待。”顾于东说,“我们手里的表,从到这儿再回到主人手上,一般都需要3天到一周。我大部分时间所面对的,就是手表上那一百多个零件,这也是我每天的生活。”

  午餐后,顾于东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地盘。抽屉里放着一只黑色皮带的手表,表盘上被分为三个区块,左上角的半圆是日历显示,右上角是一周7天的英文缩写;表盘下半部分,镶着一颗小钻石的陀飞轮正在一刻不停地转动。这只看起来做工精细的手表,没有指针和分针。“这是我帮一个手表爱好者做的,还没做完,在等朋友的签名,好刻在手表上。”这只手表从设计到制作,顾于东用了一年时间。

  从1995年成为一个修表师以来,顾于东已经帮别人定制了二十多只表,“除了逛机械市场,帮别人做表是我空闲时做的最多的事情。”1995年,家住梁平的顾于东成了自己舅舅的学生,在舅舅的修表店里学修表。

  尽管顾于东的修表手艺在当地口碑不错,但随着石英表的冲击,修表店开始日益没落。顾于东于是南下深圳,先是进了专门为外国名表代工机芯的企业,后来又转到了深圳一家名牌表的专业售后。他的工作也从最开始帮人解决每一只表的具体问题,到后来和团队一起进行技术攻关,并培养专业维修人员。在深圳工作的11年间,顾于东的技术和眼界都有了巨大的飞跃,他也用自己的手艺养大了孩子。2013年,顾于东决定回重庆,继续做一名钟表维修师,“离家近一点,心要定一点。”

  已经浸泡8个小时的另一只表的零件被取了出来。顾于东将装着零件的油篓挂在洗油机内,根据手表的情况设定具体的洗油时间,在第一次洗油以后,手表零件被拿到另一台型号不同的洗油机内,进行更加精细的清洗。清洗后,零件将再一次被送上消磁器,消磁后再进行下一步的检查和安装。

  这是手表零件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,手表维护保养最常有的步骤,“如果有零件的损坏,更加复杂。日常工作中,手表的美容翻新占40%。”除了消磁器、洗油机,狭长的维修车间内,各种功能的不同器械和调校专用工具有160多种,大多是靠科学数据或检测手段对手表进行检测,以顾卫东为首的8名维修师则根据数据和自身的多年工作经验进行维修。

  在不少人看来,修表这个行当已经没落,但顾于东和他的同事们认为,钟表维修的行情并不差,“钟表的保有量这两年是一个总体增加的趋势,只是大家对于钟表的理解和消费在转型。”

  现在,手表已经从一个简单的计时工具,转变为搭配服饰的装饰品,许多奢侈品表、世界名表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收藏品和社会地位的象征。钟表维修逐渐从过去的街头摊位、小店向更为专业、科学的维修服务中心转变,“我们这一类专业的机构也就应运而生。”“我这20多年也像这个行业一样,从过去的小学徒变成了一个可以制造维修工具仪器、帮私人定制的维修师,现在也成了‘老师傅’”,顾于东脸上神色淡然地一笑,“心要定一点”。

 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或“来源:华龙网-重庆XX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华龙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、名称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。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,联系邮箱:。

 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(最佳浏览环境:分辨率1024*768以上,浏览器版本IE8以上)

  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: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

手表维修

上一篇:

下一篇: